现在人注意力涣散,所有工作时,或者休息间隙的碎片时间,都被各种信息分散了注意力,最终是消耗了心神,这种持续的生活,会导致缺乏耐心阅读,比如经典伤寒论的学习,往往都是学了个开头。

问题一,无法保持习惯下去。因为当下的注意力仅在局部,而需要学习的是一个系统。所以,需要有全局概览,就像日历格子,可以点击任意一个格,了解具体,又可纵观全程,在整个系统中,目前已经具备的状态。

问题二,即时的注意力耐力过低。我锻炼时,突然感觉到一个汉字在脑中闪现,这种感觉,是强烈的。将问题分解,要阅读一段话累,可以分解成一句话,一句话累,可以分解成一个词,这样应该能改善注意力的问题。

所以伤寒论的学习,背诵和语感部分,可以设计一个具备近四百条文的格子软件,每个格子的状态可以被调整,进入每个格子后,可以分解到最容易获得注意力的状态学习。

第二件事,是跟师医案的形式,在呈现信息时,如果是纯文本,是可以的,但也存在注意力的问题。或者说是注意力习惯的问题。我日常的跟师,看的都是老师的手写处方,那感觉和电脑字体,又是不同。所以,需要将处方图像分隔成词组,但是更整洁的样貌呈现,那么阅读体验会好多。

限制范围示意图

萧山禁摩区域地图,黑线为禁行,红色为本区号牌可在非限制时段通行

官方说法(来源):

2018-08-08 14:44:26
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
网友:
您好!
早在2008年,交警部门就划定了交通严管区限制人力三轮车、电瓶三轮车、摩托车、燃油助动车通行。交通严管区范围即:风情大道(不含)以东、通惠路(不含)以西、南环路(不含)以北、北塘河以南。针对网友的提问,摩托车包括正三轮摩托车、二轮摩托车,又分为本区号牌和非本区号牌,目前交通严管区内对摩托车的限行措施,请遵循以下三个原则:

(一)交通严管区内所有道路禁止正三轮摩托车和非本区号牌的二轮摩托车通行。

(二)交通严管区内的市心南路(萧绍路口至萧然南路口段)禁止所有号牌的二轮摩托车通行;交通严管区内的人民路(通惠路口至西河路口段)、萧绍路(通惠路口至工人路口段)在7时至19时禁止所有号牌的二轮摩托车通行;除上述路段、时段以外的其他道路,允许本区号牌的二轮摩托车通行。

(三)根据萧山区人民政府2016年3月15日发布的《关于实施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错峰限行”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非浙A号牌的摩托车属于此次区域“错峰限行”措施的限制车型范围,因此在工作日高峰时段,同时需要按照该通告的规定错峰通行。

感谢您对公安交通管理工作的关心。

网友说法

@KTV点播系统,家 2019-7-29 21:34

听车友们说,杭州从G20后,基本不抓摩托车了。一年难得抓一回了。主要道路太拥挤了。交警也难得管摩托。萧山不禁摩。之前说的是市心路限摩
只能晚上骑。现在白天都可以的。遵守交通规则就好。带好头盔手套买个行车记录仪

@任其自然 2019-6-11 17:07

市心路不能骑

@萧山茄子 2019-6-11 19:02

市心路天天骑

@禁摩可耻 2016-1-17 13:53

我在滨江,萧山跑了,两年,没被查过,就一次在滨江江南大道附近被查了一次酒家,本人不喝酒,所以直接放行。

@_偷心九月天丨 2019-06-10 09:19

我来解答吧,杭州主城区(西湖,滨江,上城,下城,江干(下沙),拱墅)是明令禁摩的,萧山余杭富阳以及周边县不禁摩。地道的杭州牌在十几年前就停止发放了,街上的浙A都是萧山余杭已经周边县级牌照。目前杭州交警对摩托车的态度并不是十分严格,但是运气不好被查,无论是浙A还是外地牌,手续齐全一般是罚款100元扣3分,无证拘留,无牌扣车。高架和隧道切忌不要骑。高架骑警巡逻,隧道口一般有交警查车。

@wuli小草 2019-06-10 09:40

江陵路地铁口每天都有打摩的的,也没见交警管

7.8
中午吃了冰西瓜,晚上吃了冰桃子,不知是否是冰箱刻度调得过低,拿出来直接吃还是特别冷的。当晚,便溏2次,随着温度下降,突然感到几个喷嚏,和清涕,但还感觉不到生病。
7.9
上午畏寒、恶风,喷嚏、鼻涕多,头重,脉滑,马上用完了带的小包纸巾,认识到感冒严重,构思了下午要配的方,最后是:桂枝汤,加夏、陈、苓、生术、翘、芷、滑石、石膏,使用时酌情加减。
下午带了包大纸巾,鼻涕量更多了,擦了一下午,每1~2分钟擦一次鼻涕,颜色变黄绿,感觉已经化热,但为试验桂枝汤效果,就开了上面处方。
晚上胃口变差,偶尔感觉稍恶心(已有热),泡药,挑出桂10、芍5、姜3片、枣5、炙草10、苓15、陈10、夏9、术10。服后盖被睡觉,起初感觉怕冷,再盖上厚被,怕风,关上门窗留一丝通气,也有窗帘挡着。睡到11点多,迷糊中醒来,感觉很热,脉滑疾弦劲,减被,开电扇,恶心加重,预料到吐后会好转些,拿来脸盆床边,调整姿势,吐了晚饭的粥和肉夹馍。吐后头痛减轻,脉稍缓和,稳妥起见,朦胧中点了小柴胡颗粒外卖,冲服睡觉。
7.10
晨起较困。头痛基本消失,鼻涕较多。继续小柴胡,配合夏、陈、苓、草、术、翘、芷、枣。
整天鼻涕量较前稍少,较前浓,稍恶风,乏力,易出汗。
7.11
晨起较困。小柴胡配合夏、陈、苓、草、术、翘、芷、枣、石膏,晚上再加了滑石第二天服。
上午跟师,空调太冷,穿短袖,直吹皮肤,因而刺激喷嚏、鼻涕再次增多,到中午开始缓解,下午明显减少,整日总体较前减少约50%,鼻涕较浓,恶风减少,咽干,无痰。
晚上感觉精神改善。
7.12
晨起较困。鼻涕量少,但很粘难出;有痰时,咽痒欲咳,咳而咽痛,胶固浓痰,量少,绿色,难咳出,阻碍出声,舌苔黄厚,干燥。想到整体治疗效果不理想,中午晚上停药。晚上洗澡,热水变凉,有点受凉,怕再感冒,临时服小柴胡一包睡。
7.13
晨起不那么困。上午痰、涕较多,吐过几次,吐后爽快,浓痰,但较昨日清稀易排出。更愿饮水(痰饮去,阳气通,故欲饮水)
下午同上,晚上同上,逐渐减轻,频率减少。到晚上基本极少,这次感冒应该算是告一段落。

想到这次治疗虽不非常理想,但症状类似我上学时候的一次感冒,那次仅靠小柴胡,事后也痰多,总得吐痰,这个吐痰的症状持续的天数很多,大约病程2周,才渐渐平息。

治痰应该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急性的感染状态下,仅治痰,只能是治标,没有抓住感染的关键点(虽说不生病时候的我的本是脾虚+痰湿),如果能在脉数苔黄厚时候,顺便加清热药,如板蓝根,蒲公英,薄荷,浙贝,银花,或许能迅速使病势衰减,下次可再尝试。

感冒,根据体质,有的人寒热变化迅速,如好色精血亏虚之人,更易化热。所以分清寒热最重要。至于时方还是经方好,自己身上还没更多遇到,未来再实践了。

刚刚缓觉得好了,就熬夜了(0:25),得赶紧睡了。

突发奇想上了下学校招生处网站,今天居然正好公布了博士拟录取名单,我看到了gkb,出乎意料,与之交流,得知之前一直说要考博的pxm,去了新华急诊。

各有各路,这路口再次分岔,我们走向不同的远方。日常,足以把人消磨,还是不能放弃自己,要做出尝试,趁没特别忙,要开始搞文章。

我所在医院,前身是一家诊所级别的门诊部。我爸说道,那些骨科医生当年还觉得我所在医院太low,所以选择了他所在医院,没想到现在骨科已是天差地别;

某领导1,手术无数和sci许多,但有同事提到,他讲话那样子,看上去就缺少文化,做到名声这么大,许多事肯定是下面的人操劳(中药房时听说);

某领导2,入职大会谦虚说自己的经历,没怎么读过书,后来在区卫生系统辗转沉浮,终到现在地步,希望我们珍惜自己的条件;

某主任1,女,门庭若市,声望很高。她以前是搞卫生的,后来也一直非常努力,学了点知识,就去考专科,后来又去某处进修了,但其实主要进修来的是西医,再后来弄到了在职硕士,现在都搞到博士了,现在主要是开西药,配合点中药(宋老师述);

在某科,某副主任入科第一天和我午饭时聊了会,“这儿总体内科还是不行,一定要自己努力,你年轻,有机会再跳出去,5年之后,人之间差距会开始明显,我们已经年纪大了,也就这样过日子了”,吃完饭后,他去食堂买了些年货,我帮他抱了点,到他的新轿车后备箱,当然也不奢侈(后来他的日常的确是闲得很,一个月我就看到他做手术的次数是个位数,不排除我没看到,大多时间他都没那第一天上心和我说过话,我替病人找他时,基本都是躺在值班室,或翘班,我百度了下他,曾经就职某稍远的县级医院);

某主任2,男,在饭局聊到自己,在原单位时从无到有做出一个科,再到这发展,后来市中xx邀请他去那,但为了子女教育(政策原因户口无法再迁出xs),他还是没离开;说到“那时你导师还小”,他和WYJ关系还可以;

说到市中WYJ,当年我上学听他的会议,他讲自己的曾经,差点也研究了青蒿素,就是因为没有再深入研究,和TYY一步之遥,甚为遗憾;

某主任3,女,聊到当年自己被医院坑,一个重病人前面治疗了2周,轮到自己值班时挂了,后来来闹,她却承担所有责任和医院的惩罚,“我当时说,这是两礼拜的治疗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值班医生,这3小时刚刚运气不好而已”,甚至提交了辞呈。又后来为收集病人,在自己家的镇上坐了一天,带了5个病人来,那时管病人都是从头到尾,很细致用心,至于自己儿子就没精力管,本来考个清华北大没问题的;

入职大会,某,中年,女,忠告大家,千万不要站队,我们还太小,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她曾经是护士,转行政后,总是个行政了);

特别是那些护士长们,许多脸上都是那种得道升天的样子,让人一眼就感到她们曾经参与过的斗争,塑造了今天的成功和富足,而她们并没什么文化,只是会斗争而已。有次我站志愿者时,另个苦相者说,这社会靠的就是关系,你看那边坐着的,当上领导了,和我当年一同进来做护士,我们有什么差距呢,只是她是某某的亲戚,才步步高升;

再到我现在轮的科室,两个医生是卫生院调上来的,背后能量,是如何运作,令人思索,但她们实现了目的,作为获益者已然自适这样的身份;同时,我的研究生同学们,也有数位男同志们,去了卫生院,埋没才能,他们更应该是在这里的人——患者也难以料到,现在面对的医生,指导病情头头是道的医生,与你去卫生院找配药的医生相比,反是低一个水准。

一个系统必有它藏污纳垢之处,一切光鲜都有其原始积累。在小格局中,这些显得或许更加粗鄙,狰狞些,但经历到现在这地步,已足已迷惑大部分人,过去的事已没多少人会再记得。

类似太多事。小小一座庙,宋老师说,人事斗争以前特别多,甚至以前有在他诊室门口兜病人的事,现在风气已大为改观。但我还是看到不少正在发生的医护之间,医生之间的事。一市之长,有他的视野,一院之长,也有他的格局,再到我这一颗螺丝钉,到了时候,选择避世追求理想做出自己未来一番小天地,还是斗争出自己当下或持续更久的利益,难以回答,也身不由己。